大跌市由上周五開始,星期一跌勢更似未完,加上澳門古天樂(周焯華)被捕,令市場小姐心中一震,連登巴打也議論紛紛,擔心會連累埋香港周焯華(古天樂)。中港投資者更加擔心唔知阿爺整頓各行各業幾時完,遂令到原只為打擊疊馬仔幫助走資的肅清,弄得濠賭股連續兩日屍橫遍野。

睇番上兩個星期濠賭股走勢認真唔錯,亦引來大行相繼調高賭股目標價,是券行慣常的升市看漲、跌市踩多腳的手段,這種逆轉初期的扭汰舉動,通常是整個版塊的「牛一」階段,誰不知一個8月底9月初已成為事實的打壓疊馬仔消息,浮上水面變成周焯華被捕,竟然成為一技回馬槍。

市場小姐雖然兩年無得去澳門玩,但應該都知道澳門賭場近年增長點都在家庭娛樂消費,貴賓廳的收入連年下降。券行分析員做預測,貴賓廳的EBITDA佔比也不足5%。所以周焯華被捕,對澳門賭場生意的影響非常有限(昨日信報也有列出貴賓廳對各大賭場的收入佔比)。9月初濠賭股大冧,當時各家券行甚至機構投資者都已經把貴賓廳收入將會大跌的因素考慮在內,所以星期五及星期一這一記回馬槍,大家可以看成「市場小姐擔心「真古天樂」被連累」而出現的過度反應(over-reaction),佛系信徒有彈藥,不妨繼續增持。而且,不妨也比較一下9月份急跌,成交是幾何級數倍升,反映是機構投資者也急著放貨睇定再戰;而這兩日急跌的成交卻不升反跌,反映機構投資者在11月一直儲貸,在低位都未買夠又點會而家急於沽出呢?如果對於增持或對於你自己的持股很擔心,發現你身邊的人也很擔心(就好似佛系男在電梯聽到券行職員對話,表示『唔敢買呀』、『邊敢呀』),這種情況不就是「別人恐懼時我貪婪」嗎?

點解佛系男好似對跌市無所畏懼?而且,在眾人嫌棄「港女」,而「港女」表現亦繼續難看之際,仍然好淡定咁?
1) 恒指兩萬三、兩萬四、兩萬五對佛系男而言都是一個睇法。將投資期攤長,現價港股是非常容易找到雙位數預期回報率的地區。
2) 你地覺得「港女」樣衰,都係睇緊表面,不妨上聯交所披露易搜尋下,多少公司不斷在增持、回購;實力財力兼備。近日佛系男更發現有只老牌港資正在被趁賤價惡意收購,將在周二晚佛系股評Patreon頻道分析。

近日有人用港股對比日本迷失三十年做對比,完全是牛頭唔搭馬嘴。日本經濟長期處於負增長、人口化;而香港呢?有多少港股同本地經濟掛勾丫?而且,水向低流,當監管期過後、深圳關再次開通,到時打開報紙自然又有藉口炒高各大版塊。

上周已經有人講起,人行第三季報告刪除了「堅決不搞大水漫灌」字眼,誰又知中央幾時又會從緊轉鬆?當然,佛系男在以前討論過,大水猛灌相信是不會發生的,一來是吸取了08年萬億救經濟而產生的大規模資源錯配經驗,二來更重要是不跟老美放寬,把最後一著銀彈等到敵人自爆才出手。不難想像,如果美國因為通脹、甚至滯脹而研的狼狽,若股市如某些股壇巨人預測般出現五成七成大跌,代表了市場不再相信可以靠印美金托起大市,貨幣間的信心之爭此起彼落,從這個角度想就不難明白為何中共忍心接連監管,而且,幾乎所有手段都是為了「防走」、「防爆」、「防亂」。大家可能留意到,不少著名基金經理最近預期下年中國政策會放鬆,從管控峰期轉呔;類似預測會否實現並不重要,重點是能夠合理推斷中共是不為,非不能。佛系男不是中共黨員,更非小紅粉,所以你需要一味唱好中國經濟,以上觀察都經過思前想後仍然覺得是合理推論,自己也明白李光耀、芒格、畢非德等對中國的評論為何如此相似。

下面連結佛系男FB專頁,大家多FOLLOW、多留言:
https://bit.ly/30rX5cA

梁樹德

筆者先後修畢哲學、心理學、經濟學、企業管治和工商管理等碩士課程,在證券分析、企業戰略計劃、投資者關係工作及財富管理等方面有豐富經驗。在亂世末法的此岸,奉經論典籍為圭臬,心若浮沉,淺笑安然。筆者是證監會持牌人。

(編按:《佛系股評》將會逢周二市前上載於信報網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