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Shanghai & Shenzhen Stock Market News

戶戶送調查:82%餐廳無計劃第二季裁員或放無薪假

April 19th, 2021| 20 hours ago

戶戶送公布今年首個「餐廳信心指數」調查結果,發現41%受訪餐廳於今年第一季的收入有所增長,較去年第四季的33%上升了8個百分點;60%受訪餐廳表示 Read More

康宏遭曹貴子發傳訊令狀 指稱公告涉誹謗

April 16th, 2021|

康宏環球(1019)公布,公司接獲曹貴子對其及其董事及前董事發出的傳訊令狀,指稱公司在1月3日刊發題為「訴訟的最新進展」的公告中的若干文字╱陳述 Read More

阿里巴巴收天價罰單 是香港一堂「監管」課

April 16th, 2021|

上周六(4月10日),內地電子商貿巨頭阿里巴巴收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的182億元人民幣罰單,金額創內地《反壟斷法》歷來之最。不少隔岸觀火的香港人 Read More

雙循環.四|以產業規劃破結構矛盾 港方迎鳳凰涅槃

April 13th, 2021|

撰文:楊瀅瑋最後更新日期:2021-04-13 18:30香港岌岌可危的產業結構,才是一切危機的根源。無論融入雙循環與否,深層次矛盾帶來的社會、經濟風險都已經突顯。所以,香港若想「化險阻為夷途」,就必須圍繞打造多元產業、破解產業固化的目標,去探討融入雙循環的可能性。只有這樣,才能找到讓香港健康、有活力的發展,才能使城市經濟發展的紅利惠及每位港人。「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四之四承接上文:雙循環.一|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雙循環.二|陸港融合要找准方向 否則恐致副作用雙循環.三 | 多邊主義洗牌 香港如何化險阻為夷途?–融入雙循環–做好產業規劃 防範自身矛盾迎接「鳳凰涅槃」在《十四五規劃》和雙循環戰略等種種政策利好下,香港自然是轉機無限,但也要警惕和解決自身問題在融入雙循環過程中被惡化的「副作用」。而這要求香港政府必須認識到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有魄力去推動社會經濟結構性改革。只要香港擁有健康的產業結構,才能保證健康的融合。鄧希煒警告:「不可像『無人駕駛』一樣希望市場自己調整,不會的!」前文提及諸多產業,不止有香港的四大支柱產業,亦包括很多新經濟產業,如數字產業、科技創新產業,更包括將香港優勢的公共服務產業化。將香港積累的優勢發展成為新的產業,有助於破除固化的產業結構,創造更多向上流動的職位,提高社會福利,達至「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的健康社會發展。新加坡現時工業佔比GDP兩成,有生物科技、新材料等高新產業。圖為2015年9月鏡頭下的魚尾獅像。(Getty)要發展新產業,關鍵在於政府的產業政策。鄧希煒認為,只要港深邊境一直存在,只要香港是一個獨立經濟體,「政府都要圍繞港人的『就業』去設計產業政策。」他促請港府學習新加坡打造屬於香港的「可持續發展的產業結構」,為市民提供更多就業選擇。「怎樣會有選擇呢?新加坡就『夾硬』發展一些不是它優勢的行業。」他表示,新加坡很多工業都失敗,但在探索過程中逐漸發展出自己的高新科技優勢,成為賽道的領頭羊,「現在新加坡又要biotech(生物科技),又要new chemicals(新材料),工業佔GDP比重百分之二十幾!」鄧希煒又以美國作對比,美國奉行效率至上,企業要最大化利益,國家要最大化增長,忽略了因此而造成的貧富懸殊問題,「貧富差距發展到了一個無法支撐的點,就不能繼續高速發展,會出現內亂和社會問題,甚至影響到政治。」他說,「我們應有一位政治人物走出來質疑一下:香港是否要犧牲少少效率?」這要求特區政府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有長遠規劃,更要有推動經濟轉型的決心和能力,對有前景的新興產業施以一系列政策支持,促進社會經濟結構轉型。但管治者又是否能做得到呢?在研討會上,一眾學者都批評特區政府缺乏規劃能力、管治方式僵化。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指出,香港坐擁科研優勢卻遲遲未能成為國際性科創中心的重要原因,就是缺乏戰略理念和頂層設計:「科創產業單純的依靠市場自發去構建,會遇到一系列嚴重的市場失靈問題。」例如,香港政府對市場缺乏調控,既沒有解決科創產品落地的產能問題,亦沒有解決科研人才的待遇問題,導致香港大量科研人才、成果流失。大疆創新就是一個「為他人做嫁衣」的典型例子。「大疆的技術在香港成型,但在深圳產業化,那最後其實給深圳貢獻了就業和GDP,香港到底得到了什麼呢?」張玉閣指出,若不解決陸港兩地在科創產業上的「各自訴求和利益平衡」問題,這種合作亦「不可持續」。他表示,港府可考慮在河套區引進科研實體機構,讓機構帶着資金、研究和就業崗位來香港,令科創產業產生更多社會互動。大疆創辦人汪滔是科大研究生,但選擇到深圳創業而不是留在香港,足見香港創科環境的不足。(中新社)鄧希煒則從科研發展和香港的產業鏈完整性去考慮,指出政府應該協助搭建服務於科研的高端製造鏈,「科研和生產是有地區性的,將產能放在廣州、深圳亦不現實,中間始終隔着『深圳河』。」他認為,若香港能在發展中保持第二產業(工業)佔GDP一成,已足夠支撐研究所需,亦能為香港經濟帶來利益。現時,雖然《財政預算案》已對「再工業化」有所着墨,亦有財政支持,但鄧希煒還是希望政府能盡量將手續、條件簡化,才能有效帶動工業發展,「政府出了錢,但很多人卻不知道怎麼拿,又或者有很多條件要克服,那麼效益亦不會好。」除了產業結構要對創科研發有所支持外,人才資源亦對創科發展十分重要,是驅動創新的核心所在。廖群歎道,雖然香港的科創業短期內可以從外地引進人才,但「總是從深圳或矽谷請人也不可持續」,香港必須打造local talent pool(本地人才池),才能支撐創科產業的蓬勃發展。香港科技大學首席副校長倪明選抨擊香港並沒有為人才成長創造良好土壤。圖為香港科技大學。「香港有沒有科技人才成長的良好土壤呢?」香港科技大學首席副校長、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講座教授倪明選在研討會上拋出了這個問題,隨後便分享了自己的親身經歷:「科大培養了很多優秀的本科生,十多年前,他們一畢業就離開香港去了外國,最近興起了創新創業,那學生就去了內地。同樣地,我們也培養很多優秀的博士生,最後都被新加坡、澳洲和歐美的學校挖走了。我們還培養了很多優秀的老師,甚至部份還拿了院士,但內地薪水給得高、房子也大,科研平台也比香港大得多,他們也走了。」倪明選嚴肅地拷問:「香港確實能培養高端人才,但如何留住他們,讓他們為香港創造價值呢?」倪明選的話,透露出的是每位有志於香港從事科研事業的人才的心酸。其實,要解決人才流失的問題,本質就是去解決民生問題:住屋難、高等教育資源不公、就業選擇單一、營商成本高企等。張玉閣指出,解決民生問題是政府建立認受性、權威性的最好渠道,「任何一個經濟體,不管它實行什麼制度,政府都有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責任和義務。」他認為,香港政府必須正確客觀地理解如產業政策的中長期規劃,為香港未來鋪路,維護市民的利益,才能取信於民。解決深層次矛盾,是良性循環的開端,只有政府願意帶頭去作出改變,社會出現積極變化,才能不斷強化政府和市民之間的信任,而政府在推行新政策時才能更有效率,更容易帶動社會進步和轉型。如此這般,香港才能有成為「雙循環樞紐」的可能性,才能有在未來發展中「化危為機」的能力,才能重建國際城市的內涵,擁抱國家發展轉型的經濟紅利。此為「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四之四。想了解雙循環經濟之下,香港有哪些危機,又如何「化危為機」?完整報道請看:雙循環.一|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雙循環.二|陸港融合要找准方向 否則恐致副作用雙循環.三 | 多邊主義洗牌 香港如何化險阻為夷途?雙循環.四|以產業規劃破結構矛盾 港方迎鳳凰涅槃上文節錄自第260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12日)《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26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透視國家雙循環戰略 直面香港的危與機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全球學子厭倦上Zoom? 教育科技迎黃金時代後疫情時代: 構建中的虛擬綠洲可維持多久?雙循環經濟「十四五」規劃創新科技深層次結構矛盾中國經濟中美貿易戰01周報深度報道 Read More

雙循環.四|以產業規劃破結構矛盾 港方迎鳳凰涅槃|01周報

April 13th, 2021|

撰文:楊瀅瑋最後更新日期:2021-04-13 19:36香港岌岌可危的產業結構,才是一切危機的根源。無論融入雙循環與否,深層次矛盾帶來的社會、經濟風險都已經突顯。所以,香港若想「化險阻為夷途」,就必須圍繞打造多元產業、破解產業固化的目標,去探討融入雙循環的可能性。只有這樣,才能找到讓香港健康、有活力的發展,才能使城市經濟發展的紅利惠及每位港人。「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四之四承接上文:雙循環.一|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雙循環.二|陸港融合要找准方向 否則恐致副作用雙循環.三 | 多邊主義洗牌 香港如何化險阻為夷途?–融入雙循環–做好產業規劃 防範自身矛盾迎接「鳳凰涅槃」在《十四五規劃》和雙循環戰略等種種政策利好下,香港自然是轉機無限,但也要警惕和解決自身問題在融入雙循環過程中被惡化的「副作用」。而這要求香港政府必須認識到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有魄力去推動社會經濟結構性改革。只要香港擁有健康的產業結構,才能保證健康的融合。鄧希煒警告:「不可像『無人駕駛』一樣希望市場自己調整,不會的!」前文提及諸多產業,不止有香港的四大支柱產業,亦包括很多新經濟產業,如數字產業、科技創新產業,更包括將香港優勢的公共服務產業化。將香港積累的優勢發展成為新的產業,有助於破除固化的產業結構,創造更多向上流動的職位,提高社會福利,達至「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的健康社會發展。新加坡現時工業佔比GDP兩成,有生物科技、新材料等高新產業。圖為2015年9月鏡頭下的魚尾獅像。(Getty)要發展新產業,關鍵在於政府的產業政策。鄧希煒認為,只要港深邊境一直存在,只要香港是一個獨立經濟體,「政府都要圍繞港人的『就業』去設計產業政策。」他促請港府學習新加坡打造屬於香港的「可持續發展的產業結構」,為市民提供更多就業選擇。「怎樣會有選擇呢?新加坡就『夾硬』發展一些不是它優勢的行業。」他表示,新加坡很多工業都失敗,但在探索過程中逐漸發展出自己的高新科技優勢,成為賽道的領頭羊,「現在新加坡又要biotech(生物科技),又要new chemicals(新材料),工業佔GDP比重百分之二十幾!」鄧希煒又以美國作對比,美國奉行效率至上,企業要最大化利益,國家要最大化增長,忽略了因此而造成的貧富懸殊問題,「貧富差距發展到了一個無法支撐的點,就不能繼續高速發展,會出現內亂和社會問題,甚至影響到政治。」他說,「我們應有一位政治人物走出來質疑一下:香港是否要犧牲少少效率?」這要求特區政府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有長遠規劃,更要有推動經濟轉型的決心和能力,對有前景的新興產業施以一系列政策支持,促進社會經濟結構轉型。但管治者又是否能做得到呢?在研討會上,一眾學者都批評特區政府缺乏規劃能力、管治方式僵化。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指出,香港坐擁科研優勢卻遲遲未能成為國際性科創中心的重要原因,就是缺乏戰略理念和頂層設計:「科創產業單純的依靠市場自發去構建,會遇到一系列嚴重的市場失靈問題。」例如,香港政府對市場缺乏調控,既沒有解決科創產品落地的產能問題,亦沒有解決科研人才的待遇問題,導致香港大量科研人才、成果流失。大疆創新就是一個「為他人做嫁衣」的典型例子。「大疆的技術在香港成型,但在深圳產業化,那最後其實給深圳貢獻了就業和GDP,香港到底得到了什麼呢?」張玉閣指出,若不解決陸港兩地在科創產業上的「各自訴求和利益平衡」問題,這種合作亦「不可持續」。他表示,港府可考慮在河套區引進科研實體機構,讓機構帶着資金、研究和就業崗位來香港,令科創產業產生更多社會互動。大疆創辦人汪滔是科大研究生,但選擇到深圳創業而不是留在香港,足見香港創科環境的不足。(中新社)鄧希煒則從科研發展和香港的產業鏈完整性去考慮,指出政府應該協助搭建服務於科研的高端製造鏈,「科研和生產是有地區性的,將產能放在廣州、深圳亦不現實,中間始終隔着『深圳河』。」他認為,若香港能在發展中保持第二產業(工業)佔GDP一成,已足夠支撐研究所需,亦能為香港經濟帶來利益。現時,雖然《財政預算案》已對「再工業化」有所着墨,亦有財政支持,但鄧希煒還是希望政府能盡量將手續、條件簡化,才能有效帶動工業發展,「政府出了錢,但很多人卻不知道怎麼拿,又或者有很多條件要克服,那麼效益亦不會好。」除了產業結構要對創科研發有所支持外,人才資源亦對創科發展十分重要,是驅動創新的核心所在。廖群歎道,雖然香港的科創業短期內可以從外地引進人才,但「總是從深圳或矽谷請人也不可持續」,香港必須打造local talent pool(本地人才池),才能支撐創科產業的蓬勃發展。香港科技大學首席副校長倪明選抨擊香港並沒有為人才成長創造良好土壤。圖為香港科技大學。「香港有沒有科技人才成長的良好土壤呢?」香港科技大學首席副校長、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講座教授倪明選在研討會上拋出了這個問題,隨後便分享了自己的親身經歷:「科大培養了很多優秀的本科生,十多年前,他們一畢業就離開香港去了外國,最近興起了創新創業,那學生就去了內地。同樣地,我們也培養很多優秀的博士生,最後都被新加坡、澳洲和歐美的學校挖走了。我們還培養了很多優秀的老師,甚至部份還拿了院士,但內地薪水給得高、房子也大,科研平台也比香港大得多,他們也走了。」倪明選嚴肅地拷問:「香港確實能培養高端人才,但如何留住他們,讓他們為香港創造價值呢?」倪明選的話,透露出的是每位有志於香港從事科研事業的人才的心酸。其實,要解決人才流失的問題,本質就是去解決民生問題:住屋難、高等教育資源不公、就業選擇單一、營商成本高企等。張玉閣指出,解決民生問題是政府建立認受性、權威性的最好渠道,「任何一個經濟體,不管它實行什麼制度,政府都有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責任和義務。」他認為,香港政府必須正確客觀地理解如產業政策的中長期規劃,為香港未來鋪路,維護市民的利益,才能取信於民。解決深層次矛盾,是良性循環的開端,只有政府願意帶頭去作出改變,社會出現積極變化,才能不斷強化政府和市民之間的信任,而政府在推行新政策時才能更有效率,更容易帶動社會進步和轉型。如此這般,香港才能有成為「雙循環樞紐」的可能性,才能有在未來發展中「化危為機」的能力,才能重建國際城市的內涵,擁抱國家發展轉型的經濟紅利。此為「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四之四。想了解雙循環經濟之下,香港有哪些危機,又如何「化危為機」?完整報道請看:雙循環.一|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雙循環.二|陸港融合要找准方向 否則恐致副作用雙循環.三 | 多邊主義洗牌 香港如何化險阻為夷途?雙循環.四|以產業規劃破結構矛盾 港方迎鳳凰涅槃上文節錄自第260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12日)《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26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透視國家雙循環戰略 直面香港的危與機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全球學子厭倦上Zoom? 教育科技迎黃金時代後疫情時代: 構建中的虛擬綠洲可維持多久?雙循環經濟「十四五」規劃創新科技深層次結構矛盾中國經濟中美貿易戰01周報深度報道 Read More

雙循環.三 | 多邊主義洗牌 香港如何化險阻為夷途?|01周報

April 13th, 2021|

撰文:楊瀅瑋最後更新日期:2021-04-13 18:00無論是國際形勢風雲變幻對香港帶來的衝擊,還是中國經濟向內轉型為香港帶來的「邊緣化」挑戰,危機中依然潛藏着機會。國務院港澳辦主管智庫「全國港澳研究會」、由董建華和梁振英兩位前特首兼全國政協副主席牽頭成立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及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於上月底(3月30日)主辦「『十四五』的戰略規劃與香港機遇」研討會,邀得多位重量級嘉賓出席,包括國家科學技術部部長王志剛、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胡祖才、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前副主任楊偉民、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徐澤等,為香港未來建言。在研討會上,學者和官員們反覆提起香港的金融功能和科研優勢,盼香港借助自身的積累破局,融入國家發展。外循環方面,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已然有能力去重塑國際形勢,香港只需要釐清自己的定位,提升風險應對能力,就能在中美角力新常態下找到商機。內循環方面,日益成長的中國市場早已成為「兵家必爭之地」,而中國亦極力支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機會近在眼前,香港伸手可及。「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四之三承接上文:雙循環.一|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雙循環.二|陸港融合要找准方向 否則恐致副作用–外循環–多邊主義洗牌帶來新機遇港應加強特色 孕育新產業前文提及,雙循環是中國以「內政」來應對外部風險的戰略,但中國的應對遠不止此。「去年雙循環提出後,很多人認為中國政府又搞『保護主義』,這是完全錯誤和偏頗的。」鄧希煒強調,「中國從頭到尾都沒有放棄全球化,而是想在多邊主義內扮演一個更重要的角色。」他解釋,中國的全球化參與未必受美國政府歡迎,所以希望做一個「沒有美國」的全球化,有策略地帶動新型全球化的發展。「中國式多邊主義」意味着中國在外交方面的戰略應對。「一帶一路」戰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非自貿協定》等都是中國牽頭打造的區域多邊主義協定。鄧希煒強調,中國此舉不是要挑戰某個政權或國家,而是給世界多一個選擇。他以亞洲基礎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為例,「中國發現,美國主導的最大兩個多邊主義機構國際貨幣組織(IMF)和世界銀行都難以顧及新興國家、發展中國家的需要,所以於2015年牽頭成立亞投行。」他指中國的出發點是照顧世界的需求,「既然有那麼多需要投資的項目,IMF又因沒錢或因各種各樣限制而不能支持,為什麼不可以有多一個選擇?」他直言中國此舉打破了西方多邊主義機構在新興國家項目投資中的壟斷,「多年壟斷令投資和支援發展的表現落後」,亞投行帶來競爭,亦帶來進步。鄧希煒指出,亞投行帶來了競爭和進步。圖為亞投行總部大樓暨亞洲金融大廈竣工儀式。(視覺中國)雖然外循環阻力重重,但中國並不打算放棄。《十四五規劃》已寫明中國會「堅持實施更大範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對外開放」。可預見的是,中國未來將會從更多「被動參與」轉變為「主動牽頭」的角色,這也為外循環和香港的外循環樞紐作用提供了另一種可能性。RCEP便是中國在重塑國際體系上最有力的嘗試,亦是香港千載難逢的機遇之一。該貿易協定由提出到定音經過了約十年磋商,旨在逐步削弱成員國間的貿易壁壘(如關稅),加快區域內商流。初步加入RCEP的成員國有中國、日本、韓國、澳洲、新西蘭和東盟十國,總人口達22.7億,GDP達26兆美元,出口總額達5.2兆美元,這三項指標均佔全球總量的30%左右,是目前全球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中國商務部表示,協議簽訂後將會有超過90%以上的貨物貿易產品實行「零關稅」。中國近日(3月22日)已率先完成RCEP的核准。各成員國均表示,將在今年年底批准協定,推動RCEP於明年1月1日生效。2020年11月15日,東盟十國以及中國、韓國、日本、澳洲、新西蘭等國家領導人以視頻形式參加RCEP簽署儀式。(新華社)團結香港基金副主席、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將RCEP成員國分佈比喻成一個「漏斗」,北面是內地及日本、韓國,南方是東南亞及澳洲,而香港處漏斗中間「最狹窄的戰略位置」,建議香港盡快加入RCEP,尋覓商機。張玉閣與鄧希煒在訪問中不約而同提起馮國經這個比喻,他們都認為RCEP是香港強化樞紐角色的絕佳機遇所在。RCEP作為貿易領域的多邊主義協定,首先惠及的當然是貿易物流業。鄧希煒指出,特區政府對此亦有所準備,例如先前政府已宣布會積極做第一批加入RCEP的經濟體,為中小企業提供80萬的市場推廣基金,協助他們在東盟國家的品牌宣傳。「政府都想幫香港企業衝出去,但我認為更要令香港傳統行業如物流、出入口貿易、金融企業可以幫助中國的物流和資金有效地輸送到RCEP國家。」鄧希煒說,「這已經超越錢的層面,能夠帶動專業服務業的發展。」張玉閣的想法與鄧希煒相似,但他的闡述為專業服務業的「融入」提供了更具體的方案。他認為,香港可與廣東省內的企業合作,共同於RCEP或「一帶一路」沿線開拓第三方市場。「廣東有園區建設和培育產業的經驗,香港則熟悉國際法律、文化習俗、標準等,兩者合作既能推進實實在在的產業落地,又能規避風險。」他續說,粵港可把各自的優勢組合起來,因廣東省是中國國際化的先鋒,但着重「產品的國際化」,而香港一直扮演着「全球化生產的組織者」,着眼於「人的國際化」、「經營的國際化」。強強聯合能讓香港於內外循環中起到關鍵的「鏈接」作用,令香港從外循環樞紐成長為「雙循環的樞紐」,既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又能為「超級聯絡人」注入新內涵。RCEP亦為金融業帶來了新的市場和產業升級機會,香港可藉此打造具特色的數字經濟—金融科技。鄧希煒具體道,香港處於RCEP樞紐位置,大量貨流、資金流會經過香港,香港大可以打造一個面向東盟、東亞、澳洲市場的「電子交易結算平台」。鄧希煒對金融科技發展較為樂觀,「香港政府和金管局有支持,而香港市民的共識、人才的動機亦完全一致,所以很快就可以成功。」鄧希煒認為,香港可做RCEP內的區域數據中心。香港可以藉着RCEP帶來的機遇,打造具特色的金融科技。(黃寶瑩攝)張玉閣指出,數字經濟有兩條路徑: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鄧希煒所列舉的交易結算平台正是前者,將貿易中的結算數字化,以提高產業效率。而前者能為後者提供「數據」這一生產要素,令後者將「大數據」作為一種商品,提供管理服務。坊間熟知的螞蟻集團就是數字產業化的代表,其基本運作邏輯就是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評估消費者的壞賬風險,發放微型貸款額度。螞蟻集團的成功,主要因為其背靠淘寶,能收集大量消費行為產生的數據,在數據的基礎上實現人工智能的風險控制。相較於產業數字化升級,打造數字產業對香港未來發展的意義更大,不但可打破固化的產業結構,更能往守舊的經濟結構注入新經濟元素。鄧希煒非常同意香港發展大數據科學,認為香港可以做RCEP內的區域數據中心。他解釋,一方面,由於內地互聯網受政府控制,數據流通自由度相對較低,香港的網絡監管較寬鬆,發展數字產業有競爭優勢。另一方面,貿易中的物流和資金結算能產生大量數據,已經為香港發展數字產業提供了生產要素。再者,香港積累了很多應對外部風險的經驗,正好能在風險急升的當下一展所長。廖群表示,香港向來是資產管理中心,而這與香港的風險管理水平是緊密聯繫的:「香港的風險管理達國際水平,外資要進入內地需要控制風險,把資金放在香港就會比較放心。國內資金要走出去,亦會先在香港停留,從香港學會風險管理,再逐步向外投資。」如今全球政經局勢風雲變幻,風險管理需求急升,若香港能把這方面的經驗與大數據科學結合,發展金融數字風控,便能讓香港在外循環上「轉危為機」。–內循環–香港融入發展大局「三步走」客觀認識國家 將優勢落地除了強化外循環樞紐的角色、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外,香港亦應積極融入國內大循環。「中國的出口佔GDP比重的高峰應該在2006年左右,之後就不斷下降。這與中國經濟多年持續發展有關,其中產消費市場已經超過4.5億人口。中國亦預計,十五年後這個數字會翻倍到9億。」鄧希煒說。一方面,在中國經濟轉型、釋放內需紅利的背景下,與中國有着地緣、語言和政策優勢的香港理應「近水樓台先得月」。另一方面,香港亦可以藉陸港融合,將本地的優勢在內地產業化,重塑香港「金融」以外的功能,應對「角色危機」。首先,當然要解決壁壘問題,才能促進資源流動,融入內循環。上文提及的三個壁壘中,思想壁壘需首先擊破。三位學者在訪問中不約而同地指出,香港應該「更加了解中國」,破除對內地的偏見。「香港年輕人本身有些偏頗的看法。不想去內地發展和消費。甚至連我這個年齡層的人,對中國的認識也很少、很片面。」鄧希煒批評,「就算是政客和政府官員,對中國國情都未有足夠了解。」政府舉辦「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招聘博覽」。(資料圖片/盧翊銘攝)張玉閣亦慨歎,曾看過一份香港的問卷調查,提及有40%港人沒到過深圳,「一說起深圳,覺得還是很恐怖、不安全,有搶劫之類。但其實深圳在國內可以說是最方便、最安全的一個城市。」鄧希煒希望政府、媒體、民間機構多些彌合兩地間的文化鴻溝,但他亦承認,「幫市民了解國情」並非易事。當然,兩地經濟融合與破除壁壘應雙軌並進,方能互相裨益,達致良性循環。廖群指出,香港融入內循環可以分為三步,先和深圳融合、再到大灣區(其他城市),最後可以和內地19大城市群合作。他逐層解釋,深圳和香港在地緣上接近,「深圳是大灣區內走得最前的城市,最能接受這些國際化、現代化的東西」,而且深圳1,500萬人口的市場非常大。大灣區內的需求亦在增長,「7,000萬人的經濟體量已經能比得上部份東亞國家」,「而且這個市場還在快速成長,對現代化的東西吸收力很強。」相較之下,成型飽和的市場如日本、韓國,香港未必能打得進去。在與大灣區深度融合後,香港可以把眼光放到長三角、京津冀,把「整個內地打造成香港的經濟腹地」。就深港合作而言,香港可從科創產業做起,爭取將研究成果產業化。廖群指出,香港的科研領先全球,卻停留在papers(論文)階段,應與深圳合作,「深圳一方面有製造業的產能,另一方面則有應用場景。」其中,香港可以重點發展醫療科技、生物科技產業,因其有先發的優勢,「這個產業不止在大灣區,在全國都算發展得比較落後。香港的大學、醫療團隊、生物科技科研人員可以很好填補這個空白。」鄧希煒指出,「這是『十三五』、『十四五』兩個『五年計劃』都有提到的重點領域。」醫療科技及資訊學系教授兼系主任葉社平團隊研發出手提病毒檢測儀器,較傳統實驗室內的體積細小,可以在機場、檢疫中心和診所等地方對疑似患者進行快速篩查。(理大提供相片)就大灣區各城合作而言,香港可考慮公共服務的產業化。張玉閣舉例,高端醫療服務、國際學校等模式都是香港可以探索的,「隨着珠三角的中產規模擴大,對高端教育、醫療等服務都是有需求的。」他慨歎,曾蔭權時期曾將教育和醫療列為香港的六大優勢產業,但到了梁振英時期,又以「公共服務資源短缺」為由將其剔除。他指出,香港的未來發展不能僅考慮香港,要從整合周邊地區資源的角度去思考。例如,從打造大灣區教育樞紐、人才中心等角度,香港可通過調動和整合珠三角的區域資源(如人力、資本)重建香港的公共服務體系,改善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短缺的現狀。就內地城市群合作而言,香港要強化自己的優勢,積極參與中國從高增長發展邁向高質量發展的轉型,推動國內的制度建設達致更高水平。張玉閣對比了「十三五」和「十四五」,指出《十四五規劃》「第一次具體地提出」香港要提升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建立國際資產管理及風險管理中心、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等一系列「有指向性地提升香港競爭優勢」的內容。張玉閣特別指出,「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對兩地發展科技創新尤為重要,涉及科技成果商品化、市場化等一系列激勵科創的制度建設。港交所前行政總裁李小加亦特別強調這點,他在研討會上說:「以香港的房屋、人口條件很難成為一個全球科技中心,但香港可發揮自己『海洋法系』的優勢,與世界的知識產權制度融合,建立完整的專利保護機制、爭議處理機制、法律仲裁機制。」李小加表示,要令「世界的錢」最終能經香港流入內地,亦能使「中國的發明創造」經香港和世界接軌,「最終使得科技的錢、人、規則能在香港這一『中國的海洋法系體制』上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內外循環為香港帶來機會無限,但亦只惠及金融、專業服務和科技創新等精英。如何讓每個香港人都能分享到城市發展的紅利,令香港成為「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的活力之城?請看下篇報道:雙循環.四|以產業規劃破結構矛盾 港方迎鳳凰涅槃此為「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三之四。想了解雙循環經濟之下,香港有哪些危機,又如何「化危為機」?完整報道請看:雙循環.一|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雙循環.二|陸港融合要找准方向 否則恐致副作用雙循環.三 | 多邊主義洗牌 香港如何化險阻為夷途?雙循環.四|以產業規劃破結構矛盾 港方迎鳳凰涅槃上文節錄自第260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12日)《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26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透視國家雙循環戰略 直面香港的危與機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全球學子厭倦上Zoom? 教育科技迎黃金時代後疫情時代: 構建中的虛擬綠洲可維持多久?雙循環經濟大灣區創新科技創科實業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01周報深度報道 Read More

雙循環.危機 | 香港內部問題不能靠融入雙循環解決|01周報

April 12th, 2021|

撰文:楊瀅瑋最後更新日期:2021-04-13 15:29–融入雙循環–深層次矛盾重重 破除壁壘後恐致「副作用」?作為中國最國際化的開放高地,在當前國際環境危機四伏下,香港不但無法獨善其身,而且早就「腹背受敵」。全國人大會議早前正式通過邁向現代化藍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下稱《十四五規劃》),當中確定了「雙循環」戰略,以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複雜挑戰。於內地而言,雙循環戰略已毫無疑問成為中長期主軸;但對香港來說,雙循環卻依然是個問號。「雙循環」強調,要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通過發揮中國市場內需潛力,拉動中國經濟增長—可見,國家的發展前景開闊,但香港呢?作為中國與世界的「超級聯絡人」,在中美角力的國際政治新常態下,香港的外循環樞紐功能將首當其衝受到外部風險的影響和打擊。香港亟需重新釐定自己在國際上的政治及經濟定位,找準發展方向,做好準備迎接大勢。而當中央提出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國家戰略,着眼於內部經濟改革,香港若不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則會錯失國家戰略轉型過程的重重紅利,在國家頭等大事下被「邊緣化」。這是危機,還是轉機?選擇權還在香港自己。「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四之一二承接上文:雙循環·危機|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分析過後,我們不難得出這個方向:香港應抓住雙循環機遇,主動融入內循環尋找機會。這其實也是中央對香港的期望。在訪問中,張玉閣與廖群不約而同提到「香港應主動融入國家大局」。從政治角度看,張玉閣指出,這是《十四五規劃》裏對港澳的「特別強調」,「這個詞是近幾年才出現的,『十三五』中並沒有。」他補充,《十四五規劃》為港澳設立專章,足以表明香港在國家發展中的份量和地位,「一個城市在國家最高層級的發展規劃中出現,是重大事件。」廖群則從經濟角度補充,「你看看內循環,國內有14億人口。歐盟才多少人?七億人口,美國三億人口,西方全部加起來才比得上。如果內循環真正循環起來,肯定是一個比海外市場更大的市場。」在「一國兩制」框架下,要香港「主動融入」並不簡單,需特區政府主動去搞「內交」,打破目前兩地融合的壁壘。廖群指出,兩地現時存在三種壁壘:資金壁壘、制度壁壘和思想壁壘。目前來看,資金壁壘最低。他表示,在適當放寬限制下,香港金融業已非常蓬勃,這從中概股來港潮可見一斑,「國內融資需求很大而資本市場相對小,所以大量企業來港融資。」張玉閣補充,香港的資金對內地實體經濟支撐非常強,「包括一些深圳科創的天使投資,也是從香港過來。」廖群指現時香港和內地存在三種壁壘。(資料圖片)制度壁壘雖然存在,但近年有起色,例如推動在陸港人的住房、醫療等社會保障。然而,像醫生、教師、會計等專業人士兩地認證仍因疫情而暫時擱置。張玉閣指出,中央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四十周年的契機上提出大灣區建設要「促進經濟運行規則銜接機制對接」,但他認為,就算已有「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的試點,陸港的產業合作仍未能找到合適的路徑,「過去『前店後廠』的模式是製造業和服務業的合作,互補性非常強。但現在陸港合作逐漸轉向服務業之間,而服務業之間競爭比較強,處理不好就很難合作。」廖群對思想壁壘最不樂觀,去年社會運動後,內地人與港人的鴻溝進一步擴闊,「香港的醫生未必想去內地執業;內地過來香港看醫生的人,也不會像『運動』前那麼多了。」張玉閣亦認為,近年香港社會的「政治化」傾向阻礙了兩地合作,「2019年2月提出《大灣區規劃綱要》,6月就出現反修例運動,共同建設的氛圍受到很大影響。現在再去提『建設大灣區』,就沒有一種『順勢而為』的感覺了。」「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是香港未來發展的必要之舉,但不代表其可以解決香港的所有問題。在消除壁壘的當下,香港亦要思考融入的「副作用」:無論是頂着壓力保有外循環樞紐的角色,還是融入國內大循環,都可能進一步固化香港的產業結構。需要釐清的是,「副作用」的出現根源不在融入,而在香港自身。香港長期深陷結構性經濟問題,金融服務、旅遊、貿易及物流、專業服務這四大支柱產業佔本地GDP六成。鄧希煒曾在《香港經濟政策綠皮書2021》內表示,發現過去二十年內,四大支柱產業中「只有金融業錄得工資增長」,其他三大產業維持平穩甚至有負增長。「金融獨大」的香港陷入了「高增值低就業,低增值高就業」的初次分配失衡,疊加住屋問題,導致貧富懸殊嚴重。「香港不是收入懸殊(income inequality)那麼簡單,而是財富懸殊(wealth inequality),嚴重程度是全世界數一數二。」鄧希煒慨歎。香港大學經管學院鄧希煒教授指出,香港的財富懸殊問題嚴重程度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資料圖片)積極地看,香港的金融和專業服務有着內地短期內無法追上的優勢,中央當然樂見香港帶着兩個優勢產業積極融入雙循環。消極地看,金融業和專業服務只會在融合之下繼續壯大,進而加劇分配不公和貧富懸殊。「『市場主導』發展出地區的比較優勢,好明顯香港的比較優勢就是金融。雙循環下,金融機遇無限。但貧富懸殊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可能還會愈來愈嚴重。」鄧希煒說。「嚴重到一個點,不知道會不會對大灣區發展都是一個風險。」當記者拋出這一問題,張玉閣引用香港教育大學副校長呂大樂的概念來回答:「香港是一個『有邊界的全球化城市』。」這個概念出自呂教授於2014年發表的論文《一個有邊界的全球化城市:1997年後轉變中的香港處境》,文章開篇寫道:「作為一個全球化城市,香港的處境有點尷尬。」繼而解釋這種尷尬來自制度區隔與全球化之間的矛盾:一方面,全球化強調資源要素的自由流動,香港作為全球化城市,會對周邊城市產生一種支配作用,發展出以香港為中心的區域經濟,九十年代的「前店後廠」便是例證;但另一方面,制度和邊境的區隔,令香港與珠三角之間的資源流動是「資金的廣泛流動,人的有限流動」,加之政府迷信「市場萬能」而缺乏規劃,導致香港在分享內地經濟發展紅利的過程中,只能做到「無升級亦無轉型」的增長,沒有實質經濟發展。香港是個「有邊界的全球化城市」,雖資金在廣泛流動,但人的流動性卻很低。圖為疫情爆發後,港鐵職員關閉連接羅湖口岸及站內的通道。(中新社)「香港人的mobility(流動性)其實好低。」鄧希煒一針見血道,「沒有人質疑過紐約做金融中心有什麼問題。因為如果在紐約『搵唔到食』,我可以去新澤西州或者麻省,但在香港,這個選擇不是那麼容易。」張玉閣亦有同樣的看法,「如果在深圳,一看一個月只賺一萬多元,連房子都租不起,那我回老家算了。但香港連鄉下都沒有,去哪裏呢?」張玉閣指出,靠融合來解決香港的內部問題並不現實,「內地的薪酬水平目前還達不到香港的薪酬收入,要通過大灣區來消化香港的就業需求也不是說做就能做的。」但張玉閣亦指出,香港可通過融入大灣區令固化的產業有所鬆動,這也「對特區政府提出更高的要求」,皆因「特區政府在產業規劃上存在短板」。上文節錄自第260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12日)《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26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透視國家雙循環戰略 直面香港的危與機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全球學子厭倦上Zoom? 教育科技迎黃金時代後疫情時代: 構建中的虛擬綠洲可維持多久?雙循環經濟中美貿易戰中美關係貧富懸殊深層次結構矛盾大灣區 Read More

專訪︱核數師失職 港產基金興訟「狙擊」未輸過 親述命中關鍵

April 12th, 2021|

撰文:詹詠渝最後更新日期:2021-04-12 15:59近年愈來愈多上市公司核數師失職的情況,連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也多次捲入造假數風波之中。去年中國連鎖咖啡店瑞幸自爆造假,外界關注負責其審計的安永(EY)責任有多大;今年2月,德勤中國被指控審計失當,涉三間上市公司。回望本地,負責監管核數師的財匯局近日高調調查冠華國際(0539)及康宏環球(1019)有關年報的問題。公司賬目造假,散戶見怪不怪,但背後卻「衍生」一條財路,皆因狙擊失職核數師,賠償金額隨時「億億聲」。港產對沖基金Argyle Street Management (ASM)自2015年涉獵這盤「生意」,幕後「狙擊手」罕有受訪,向《香港01》拆解這條回報以倍計的「錢途」。「本地薑」ASM向來無寶不落,狙擊上市公司之餘,近年也狙擊失職核數師。(羅君豪攝)由惠理集團(0806)創辦人之一葉維義成立的基金公司ASM,有別於傳統基金公司投資大型企業,向來喜歡向高難度「挑戰」,早年狙擊已故龔如心持股的丹楓控股﹙0271,現稱「亞證地產」﹚,成功令其賣盤及大派特別息;其後瞄準顏氏家族旗下中巴 (0026),作風主動進擊。兩單狙擊都令ASM盡現娓光燈下,但投資條條大道通羅馬,又豈只一招?近年除了搶飲SPAC頭啖湯外,還拓展另一「財路」,大搞Litigation Funding(訴訟資金),靠「狙擊」失職核數師獲取賠償。ASM執行董事黃科凱(Kurkye)發現,清盤人除了變賣公司資產外,還可透過民事訴訟索償,增加收益。(羅君豪攝)接觸清盤公司 發現「意外之財」ASM原本其中一個業務是低價收購被清盤公司的債權,之後再變賣資產賺取差價,「我們會做足功課,研究公司在清盤情況下,這些債權可收回幾多錢。早年在泰興光學、金至尊等清盤案中,就是憑低價買入債權而賺錢」。一買一賣操作簡單,為何會走上狙擊核數師之路?曾從事法證會計(Forensic Accounting)的ASM執行董事黃科凱(Kurkye)稱,在做這盤「生意」時發現,清盤人變賣公司資產後,將現金分派給債權人,並非唯一獲益的途徑。假如核數師在核數過程中有疏忽致公司資產受損害,清盤人可透過民事訴訟索償,其中所得的賠償可提高債權人回收的金額。而由於多數公司在進入清盤程序時,庫房已接近「乾塘」,想告核數師都不夠錢,在清盤人不會自己「揞荷包」 幫清盤公司打官司下,就會找「訴訟資金」。黃科凱憶述「頭炮之作」──狙擊先施錶行﹙0444﹚核數師,「賣完資產已經夠回本加微薄利潤,但清盤人話今次不想派哂啲錢出去,想留返少少錢用來打官司,咁我地覺得都已經收返個本,咁咪俾你試下囉。」結果清盤人不單只勝出官司,所賺得的利潤比原本賣光資產還要多,結果黃科凱膽粗粗向老闆提議大搞呢盤生意,「與其做Creditor,不如做埋funder去做呢盤生意!」他笑言。本港不時爆出公司造假個案,倘核數時被爆失職,賠償金額隨時「億億聲」。﹙資料圖片﹚雅佳和解金額 市傳近16億翻查資料,實情泰興光學及金至尊的清盤人都曾分別控告核數師疏於職守,其中泰興光學的清盤人,要求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賠償4.72億港元。而金至尊清盤人亦曾入稟高等法院,控告羅兵咸永道會計師事務所。不過,要數香港最大的賠償案件,非2009年雅佳﹙已退市﹚案莫屬。雅佳被爆造假賬後,清盤人向核數師香港安永索償4億美金(31.13億港元),最終安永選擇和解,市傳和解金額高達2億美金(15.57億港元),相信是本港歷來和解金額最龐大的會計師專業失當個案。黃科凱稱,在造假數的過程中,上市公司董事有機會是幕後黑手,但核數師查不出,便有機會是失職。(羅君豪攝)贏了有錢收 才是關鍵ASM由2015年開始「獵食」,每單投入資金由數十萬美元至幾百萬美元,通常範圍在三百萬至七百萬美元, 至今出手達十次。他透露,每一單的利潤不一,但最少都有一倍。以投入資金三百萬美元,一倍回報來計,一單最少可以賺逾2,300萬港元。表面上看,這盤生意吸金力強,且風險不高,其賺錢方程式是先找出清盤公司的核數師有否失職,然而控告他們就能取得賠償,但事實又是否如此「無得輸」?球是圓的,不是穩勝,官司亦然,假如打輸官司,等於白做,Funder需要承擔所有相關訴訟費用,還有機會賠對方律師費,可謂高風險、高回報!黃科凱拆解道,在造假數的過程中,上市公司董事有機會是幕後黑手,而核數師查不出,有機會是疏於職守,故清盤人可以同時控告雙方。但現在很多上市公司都是大陸公司來港上市,董事都是內地人,出事後大陸董事挾帶私逃就會「白做」。因此,作為Funder的角色,在清盤公司堆中找尋對象,除了要判斷訴訟勝算是否高以外,更重要是當勝訴後,是否能夠從訴訟對象身上獲取賠償。「十單生意只能接一單,因為重點不是官司贏輸,而是贏了有沒有錢收!」ASM採取的策略都是「有大食大」,因較大會計師事務所會有專業彌償保險,當出事後保險公司會有一定額度的保險。(羅君豪攝)「有大食大」 具兩大好處除了評估打官司後能否有錢落袋,揀訴訟對象亦有學問。全因細的核數師有機會輸了官司都沒錢賠,故ASM採取的策略都是「有大食大」,因較大會計師事務所會有專業彌償保險,當出事後保險公司會有一定額度的保險。與此同時,有聲望的核數師知道在審計過程中程序真是有不足的地方,亦會希望早點和解,以避免對簿公堂及被報章宣揚疏忽等的指控,為免影響聲譽,多數會賠錢「息事寧人」。因此,黃科凱只會鎖定大型會計師樓,且有機會告得入疏忽的案件來做。「獵物」通常會鎖定在清盤前已經被發現有造假嫌疑的公司,如董事會及高管集體跳船、核數師辭職、未能按時出審計報告、未能發表無保留意見的報告等。「要好小心評估間公司做唔做得過,接之前睇哂法律文件及證據、有勝算才去做,一單需時三至五年,因為就算造假都唔一定會贏,需要證明到佢造假且核數師沒有盡職責才會贏。」黃科凱說道。由2015年至今,ASM每一單都能成功獲得賠償,從未失手,可謂「百發百中」!唯一一單「失敗」的案件是贏了官司,但賠償未如預期的多。當中的巧妙或在於就算官司未必百分百能勝出,但核數師選擇和解都會作出賠償。財匯局香港審計市場高度集中,2019年甲類會計師事務所(為上市實體提供審計的數量逾100家)的審計費用共佔市場的 80.2%。(VCG)大行壟斷港八成審計市場事實上,Litigation Funding在外國並非新鮮事,以澳洲為基地的Omni Bridgeway,旗下的Litigation Funding業務遍佈全球,集團2016年至2020年的資本回報率(Return on Invested Capital)高逹132%。而在英國上市的Burford Capital,旗下Litigation Funding業務的資本回報率則約為93%。香港卻不太盛行,除了因欠缺相關人才之外,還因為Litigation Funding與香港禁止的包攬訴訟(Maintenance and [more]

碳中和│擬香港以外水域建風力發電場 中電︰好好利用周遭資源

April 11th, 2021|

撰文:鄺月婷最後更新日期:2021-04-12 07:00為應對氣候變化,港府在去年11月發布的施政報告中提出,香港會在2050年達到「碳中和」之願景。現時本港有65%碳排放來自發電,對於電力公司來說,要在30年內達到碳中和,挑戰一點也不少。中電(0002)首席執行官藍凌志接受訪問時表示,現時公司具備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技術及知識,但要達標仍有一些難度,例如在有限時間內,興建若干基礎設施,做好規模巨大的可再生能源項目,「建設基建需要以十年計的時間,若只有30年時間去做,即是我們要馬上做,並且要加快腳步地做事,但相信是可行的!」天然氣為清潔燃料,故中電近年逐步增加天然氣發電比例,以減少業務營運的排放量。(中電網頁截圖)為配合港府「碳中和」之願景,藍凌志概括了中電的策略──未來逐步把煤電資產淘汰,並考慮在香港以外水域興建風力發電場,繼續加大在中國的投資,發展水力發電、太陽能發電和核能發電項目,以多元化燃料組合。在2020年,天然氣發電佔中電的發電燃料組合比例為48%,核能約佔36%、煤炭約佔15%,其他(如油)則約1%。藍凌志說公司計劃在2030年或之前以氫發電來取代天然氣發電,而現有的天然氣發電設備可以直接用作處理氫發電項目。「如日間日照充足、風力夠強,我們便可以使用太陽能、風力和水力發電,晚上時就較多地使用氫發電。」建小型風力發電場 不符成本效益與此時間,中電正研究在香港以外水域興建風力發電場。他指本港水域地方有限,可能只可設置小型風力發電機,加上如要把設備帶到亞洲區,倘如建設小型風力發電場,成本會相當昂貴,故公司希望於香港以外水域選擇合適的地方興建風力發電場,放置更多大型風力發電機,令項目更具經濟效益,惟相關計劃需待港府審批。被問及香港可否靠「本地發電」達至碳中和,藍凌志認為香港只是城市,很難靠一己之力做到碳中和,即使是紐約和倫敦等大城市也要在外面購電。現時中電持有大亞灣核電站25%的股份,公司並有從核電站購買約八成電量,這些電力是通過傳輸線路,再供應給香港用戶。未來中電將會在大灣區大力投資發展可再生能源項目,並繼續投資陽江核電站,未來若有好的投資機會,也會考慮投資。他強調自己不認為這是倚賴中國,只是好好地利用本港周遭的土地資源。今年是中電成立120周年,藍凌志重申公司未有計劃派發特別股息。(鄺月婷攝)將基建成本攤長 年期可達50年他續道即使香港有不少商廈和學校在天台設置太陽能板發電,但距離大規模應用仍有不少困難,例如:陰天或下雨時就不能生產電力,電力供應可能不太穩定,發電量也未必夠整座大廈使用,故要用電力儲存設備把電量儲起,方可提供穩定的電力供應。對於未來電費走勢,藍凌志透露電費最大的變數是天然氣燃料成本,去年石油需求下降,油價大跌,令天然氣價格也有調整,但很難預測未來會發生甚麼事,可能人們逐漸恢復出行,天然氣價格也會隨之回升。另外,公司會把基建成本攤長計算在電費內,一些項目的年期可達30至50年,所以對每年電費影響較小。中國將在6月推出碳排放權交易市場,藍凌志覺得碳交易在不同國家或地區都有不同做法,並沒有劃一標準,例如中國和歐盟有各自的碳交易系統,惟香港市場較小,只有少數碳交易的參與者,很難建立本地碳交易市場,若是主打區域市場會更佳。中電:今年電價維持不變 未計劃派120周年特別股息中電轄下澳洲電廠提前退役 與維多利亞省政府合作加快能源轉型擬明年退休 煤氣陳永堅:公司人材濟濟 可望長江後浪推前浪中電藍凌志可再生能源 Read More

雙遁環|國際形勢劇變 中國戰略調整 香港「山雨欲來風滿樓」|01周報

April 11th, 2021|

撰文:楊瀅瑋最後更新日期:2021-04-13 15:29作為中國最國際化的開放高地,在當前國際環境危機四伏下,香港不但無法獨善其身,而且早就「腹背受敵」。全國人大會議早前正式通過邁向現代化藍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下稱《十四五規劃》),當中確定了「雙循環」戰略,以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複雜挑戰。於內地而言,雙循環戰略已毫無疑問成為中長期主軸;但對香港來說,雙循環卻依然是個問號。「雙循環」強調,要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通過發揮中國市場內需潛力,拉動中國經濟增長—可見,國家的發展前景開闊,但香港呢?作為中國與世界的「超級聯絡人」,在中美角力的國際政治新常態下,香港的外循環樞紐功能將首當其衝受到外部風險的影響和打擊。香港亟需重新釐定自己在國際上的政治及經濟定位,找準發展方向,做好準備迎接大勢。而當中央提出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國家戰略,着眼於內部經濟改革,香港若不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則會錯失國家戰略轉型過程的重重紅利,在國家頭等大事下被「邊緣化」。這是危機,還是轉機?選擇權還在香港自己。「雙循環與香港」系列報道四之一「新疆棉花」一舉成為3月熱詞,折射中美之間就勞工權益、全球產業鏈、消費市場等經濟議題的尖銳交鋒。早在棉花風波之前,壓制中國崛起已成西方國家政治的常態。前有美國總統拜登出台《臨時國家安全戰略指南》,稱中國為「唯一有可能結合經濟、外交、軍事和科技力量,持續挑戰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的競爭對手」,是「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後有英國首相約翰遜稱「美國是我們最大的盟友」,「中國毫無疑問將為如英國般的開放社會帶來巨大挑戰」。「中國發展到這個程度,就算認為自己不夠強壯,不是大國,別人也會認為你是個大國、強國。」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港澳及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張玉閣一語點破,稱雙循環是中國未來發展的大國戰略,以應對劇烈變化的國際形勢。只是,作為中國最國際化的開放高地、外經濟循環上的「樞紐」,當國際環境危機四伏時,香港應如何應對?當中央提出以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亦意味着中國將經濟重心轉為向內,那過去依賴開放紅利增長的香港,又應如何自處?事實上,香港正面臨着國際體系遽變的外部風險與國家戰略調整的重大轉向。危機逼近,香港不能坐以待斃,要清晰認識危機本質,才能主動求變。新疆棉事件捲席全球,BCI(良好棉花協會)及BBC研究,指中國在新疆強迫數十萬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勞動生產棉花。(資料圖片/路透社)–外循環–外部風險持續加劇 香港面臨政經變化「壓制中國已是白宮的核心主線,不管是民主黨上台,還是共和黨上台。」張玉閣說。中信銀行(國際) 首席經濟師廖群亦認為,現任美國總統拜登較特朗普理性,正在修復美國的外交關係,「重建以美國為中心的多邊主義,冀借傳統盟友的力量壓制日益崛起的中國。雖然短期內不會像特朗普那麼不可預測,但這種策略對中國的威脅更大。」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經濟學教授鄧希煒同樣預測:「中央政府與美國政府的中長遠看法都是一致的,中美角力應該會持續十年。」這是中國成長和崛起要面臨的國際政治新常態,亦是開放「前鋒」香港首當其衝面臨的考驗。鄧希煒表示,在政治方面,「美國要制裁中國,亦會當香港是其中一個制裁目標」,「香港傳統的『中間人』角色,包括引進人才、高科技等功能都會比以前更難(發揮)。」而在經濟方面,廖群強調,「外循環受阻力加大,經過外循環樞紐的經濟活動就會變少,香港的功能也會減弱」,這種變化是「自然」及「可想像」的。政治和經濟交織,香港的長處可能會成為最易被攻擊的弱點,例如香港的金融功能。作為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香港的金融功能對於中國尤其關鍵。」張玉閣說,香港是中國金融開放緩衝區,「是整個國家金融管理體系重要部份。」他從金融開放的外部風險講起,以日本的金融開放作為反面例子。1985年,美、日、英、法及西德五國簽訂《廣場協議》,聯合干預外匯市場。此後,日圓大幅升值,美元大幅貶值;加之日本政府錯判經濟形勢,沿用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令日本經歷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繁榮後,經濟泡沫破裂,九十年代以來陷入長期困境,如今仍一蹶不振。拜登上任後正在修復與盟友的關係,雖然短期內不會像特朗普那麼不可預測,但這種策略對中國的威脅更大。(資料圖片/美聯社)張玉閣把香港比喻為中國金融開放中「有氣孔的通道」:「香港的金融是一個高度開放的體系,恰恰因為國家有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所以中國的人民幣國際化是有彈性的,不會因外部勢力而被迫開放。」正因香港的金融功能有戰略性作用,「美國制裁香港是從金融入手,包括制裁金融機構和金融從業者。」這些考驗早於去年已然出現,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稱考慮暫停給予香港優惠關稅稅率。其後,美國又宣布制裁多名陸港官員,任何在美國有開設業務的金融機構若再向這些官員提供服務,就會受到懲罰。中方亦不遺餘力反擊,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美國制裁「毫無約束力」,中國銀保監會和整個銀行系統都不會執行美國法律法規,香港的金融機構亦不會執行美國的制裁。但美方制裁之勢只增不減,在中美高層談判前夕,美方又加碼宣布制裁24名陸港官員。除了政府之間角力,業界也波濤暗湧。不少西方金融機構以「政治」為由撤離香港。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全球第二大資產管理公司領航投資(Vanguard)去年8月宣布撤出香港的ETF業務,亞洲區總部由香港搬至上海。其後,美資金融機構Motley Fool於去年10月直指因《港區國安法》等政治爭議致無法預測業務發展,宣布撤出香港。近日,美國對沖基金Elliott Management也宣布關閉其香港辦事處,轉移到倫敦和東京。這一切只是開始,國際政治變動帶來的政經危機已然顯現,香港作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必須做好準備。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全球第二大資產管理公司領航投資(Vanguard)去年8月宣布撤出香港的ETF業務,亞洲區總部由香港搬至上海。(資料圖片)–內循環–經濟重心向內轉移 香港恐怕被邊緣化面對未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不斷壓制,中方又會如何應對?吉林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副所長孫興傑早前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中美產業鏈之戰與體系性大國競爭的未來》一文,指出中美之間的競爭進入了體系性競爭的階段,而「產業鏈之爭」是中美體系性競爭的關鍵。雙循環正是中國通過內政手段打造完整產業鏈的手段,通過減低中國經濟的外部依賴,從而規避外部變動帶來的風險。「雙循環事關國家經濟的總體安全。」張玉閣說,「中國希望通過做大國內大循環,避免『卡脖子』的情況發生。」所謂的「卡脖子」,是指國家主要產業鏈中的核心、尖端技術/產品依賴進口,而一旦進口國家對此實施貿易制裁,將會嚴重削弱主要產業的產能,影響經濟安全。坊間最為熟悉的例子,就是美國在晶片科技上對中國的制裁,嚴重影響中國的智能手機、機械人等高科技產業。除了出於國際政治的考慮,雙循環亦回應了中國發展模式轉型的需要。之所以會出現「卡脖子」的現象,其實與中國過往出口驅動經濟的發展模式不無關係。以出口拉動的經濟雖能在全球產業鏈中分一杯羹,但長期的「低附加值」勞動模式無法驅動尖端技術的突破,就如深圳市的富士康工廠是蘋果(Apple)手機最大的代工地,但無法研發出蘋果的晶片、傳感器,核心技術依然掌握在美國企業手中。而隨着中國經濟體量不斷增加,在各種新興科技的賽道上不斷超車,中國經濟已從高速增長階段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中國銀行香港金融研究院高級經濟研究員劉洪亦在《內地「雙循環」新發展格局與香港格局》一文中指出,出口導向模式已不能滿足高質量發展的需要,「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就必須實現依靠創新驅動的內涵型增長。」高質量發展不止要求產業提供更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亦事關這些產品和服務如何打開市場。正因如此,雙循環戰略才會強調「發揮內需潛力」,以內需來拉動市場發展。中國希望通過做大內循環,避免在晶片等尖端技術產品上受制於人。圖為上月在上海舉行的半導體展。(新華社)張玉閣指出,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第一次提出「需求側改革」,而落腳點在於「促進消費」,「第一要有好的產品去供給,第二是要人們消費得起。」前者涉及中央多年來的「供給側改革」,旨在調整經濟結構,使要素實現最優配置,提升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數量;而後者則關乎「民生工程」,「解決收入不公問題、住房問題、醫療保障,讓人們對於消費無後顧之憂,這就是『需求側改革』的核心。」梳理下來不難發現,中國此番改革圍繞着內部經濟結構展開,與香港的關係不大。由於香港長期扮演着外部循環的關鍵角色,與中國內部經濟關係未算密切,這難免令人擔心,當中國的經濟重心日益向內,香港會在中國未來的發展中被「邊緣化」。香港的發展向來與國運牢牢捆綁在一起。作為最開放的中國特區,香港過去的繁榮很大部份來自於「中國轉型」的開放紅利。「有個好貼地的例子,香港娛樂事業的ups and downs(起跌)。」鄧希煒分析,七、八十年代香港電影和電視行業的蓬勃,是因為內地剛剛允許娛樂事業的發展,「對於那時的中國人民而言,香港製造的娛樂產品不止高質素,還有創意,亦造就了很多明星。」到九十年代和千禧年代,隨着中國逐漸開放,不少香港明星「北上」,一邊「掘金」,一邊對內地的娛樂事業作出貢獻。「現在呢?形勢已經開始『調轉』,可能上一代的明星還能賺錢,但新一代的香港明星有幾個?五隻手指都『數晒』啦!」鄧希煒總結:「其實就是中國大環境的變化和娛樂事業的起跌,驅使香港能扮演什麼角色。」鄧希煒總結:「其實就是中國大環境的變化和娛樂事業的起跌,驅使香港能扮演什麼角色。」(資料圖片)雙循環戰略之下,香港必須要解決身為「超級聯絡人」的「角色危機」。一方面,在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中,內需消費的比重將不斷增加,而外需出口的比重將不斷下降。香港依賴中國對外貿易的轉口業務、融資業務等必將承壓。另一方面,中國依然在試點開放,未來將會與香港繼續競爭內地、海外市場,上海試點金融開放、深圳試點市場制度開放、海南試點貿易開放,皆是最好例證。紅利不再的當下,香港必須重新定位,找到自己的特色和優勢。過度依賴金融這單一產業優勢,只會令香港經濟的抗風險能力日趨低下,最終可能「一失萬無」。「假以時日,(內地)金融完全開放時,香港真的要想清楚自己與上海有什麼分別。」鄧希煒直言過去幾年看不見香港除了金融之外對國家「走出去」有什麼明顯貢獻,「內地愈來愈開放,經濟愈來愈好,對香港這個『中間人』的依賴亦愈來愈小。」當國際形勢變幻,中國調整國策,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已成「必要之舉」。只是,融入雙循環是否萬利而無一弊?香港在陸港融合的背景下會有什麼副作用?詳細內容請看下篇報道:雙循環.二|陸港融合要找准方向 否則恐致副作用上文節錄自第260期《香港01》周報(2021年4月12日)《透視國家雙循環策略 直面香港的危與機》。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26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透視國家雙循環戰略 直面香港的危與機再陷疫苗戰場 港版「疫苗護照」如何落地?全球學子厭倦上Zoom? 教育科技迎黃金時代後疫情時代: 構建中的虛擬綠洲可維持多久?香港經濟大灣區中美關係新疆01周報深度報道 Read More

HKTVmall母企|港視3月訂單總額按年跌1.1% 幫襯人數升至41.5萬

April 9th, 2021|

撰文:黃捷最後更新日期:2021-04-09 11:43香港電視(1137)公布之電子商貿業務包括網購平台及門市業務之未經審核營運數據。期內,訂單總商品交易額5.25億元,按年跌1.1%,按月則升15.1%。3月平均每日訂單數量3.57萬,按年升12.3%,按月升6.6%;平均訂單值為475元,按年跌11.7%,按月跌2.3%。另外,平均每日訂單總商品交易額1,690萬元,按年跌1.2%,按月則升3.7%。3月曾於HKTVmall購物的獨立客戶數量達41.5萬人,按年增加7.79%,按月升8.64%。香港電視HKTVMALL Read More

Prosus減持騰訊(0700) 據報每股定價595元 折讓逾半成

April 8th, 2021|

撰文:黃捷最後更新日期:2021-04-08 08:44騰訊 (0700) 遭最大股東Naspers旗下上市公司Prosus減持,據彭博取得的交易條款,Prosus將減持價定於每股595元,為575元至595元的價格範圍上限。以Prosus減持最多1.9189億股,涉資達1,141.7億元。騰訊昨日﹙7日﹚收報629.5元,減持價折讓5.5%。另外,受大股東賣股消息拖累,騰訊ADR收跌7.53%,折合約609港元,較港低約3.2%。 Read More

騰訊ADR較港低約3% 折合守住610關 大股東Prosus折讓減持

April 7th, 2021|

撰文:黃捷最後更新日期:2021-04-08 00:04騰訊(0700)再次遭大股東Prosus大手減持,受消息拖累,該股ADR急挫,早段一度滑落9.69%,最新報78.41美元,瀉7.37%,折合約610.02港元,較港收市價629.5港元,低3.09%。據外電報道,於荷蘭掛牌的南非傳媒企業Prosus擬大手減持1.91億股騰訊,或佔股王已發行股權的2%,完成後對騰訊持股將由30.9%降至28.9%。銷售文件顯示,Prosus減持作價為每股575元至595元,較今日港股收市價折讓5.5%至8.7%,涉資145億美元(約1,131億港元)。 Read More

袁天凡稱 「小政府」定位已不合適 又籲年輕人「做夢要做大些」

March 31st, 2021|

撰文:黃捷最後更新日期:2021-03-31 19:40盈科拓展獨立非執行副主席袁天凡出席恒生大學傳播學院訪談節目,分享他對國際情勢及本地經濟的看法。袁天凡認為,美國1.9萬億美元疫情紓困方案,一定可以令該國經濟重上正軌,如果金額不夠的話,隨時可以追加2萬億美元。不過,美國以財政政策配以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同時,一定影響全球經濟,香港問題會比較大,原因是本港受限於聯繫匯率政策,加上「小政府」的政治體系,財政政策是不活躍的,如何補救量寬﹙QE﹚所引起的問題成挑戰,「美國唔同,有QE,也有財政政策相輔相承,可以把錢從有錢人身上,轉移至窮人身上。」袁天凡明言,自己以前同意「小政府」、「積極不干預(Laissez-faire)」原則,但現今的香港的環境下,並不適合,「可能回歸之後,政府已經要做多啲嘢。」以車費為例,他認為,香港交通費太貴,降低地域流動性,直言地鐵不應該是上市公司,應由政府經營,把費用大大降低。袁天凡料本港財富管理業務有大增長。﹙資料圖片﹚另一邊廂,袁天凡認為,本地經濟規模細,面對美國及中國這兩個「巨無霸」,以前維持擺一個擂台,「兩個打,邊個贏、邊個輸,無咩所謂」,但現在身處大國之間,要懂得走位,「第一,中國以至東南亞堀起,第二是科技進展,這兩點無人可改變,﹙香港﹚只能適應大趨勢,清楚自己角色。」他又指,香港金融市場已太大,如果走回頭路,影響會好大,所以一定要繼續發展,雖然本港金融業短期可能受《港區國安法》實施有一些形象上的影響,但他自言是「一國兩制」及「大灣區」大好友,相信中國財富仍會擺在香港,本港財富管理業務會有大增長。談及年輕人上流的問題,袁天凡以自己的IT公司為例,稱本地大學生一般都好能幹,但感覺欠缺國際視野,且不夠雄心壯志,他籲年輕「做夢要做大一些,雖然無保證成功,但有錢,有得試,做夢太細,成功都無人投!」 Read More

大家樂速食餐飲CEO梁可婷明起升職為香港CEO

March 31st, 2021|

撰文:鄺月婷最後更新日期:2021-03-31 17:55大家樂(0341)宣佈,4月1日起,原行政總裁(速食餐飲)梁可婷將會升職為行政總裁(香港),負責集團在香港的整體業務管理及長遠發展策略,涵蓋速食餐飲、休閒餐飲及機構飲食範疇,並向集團首席執行官羅德承匯報。過去一年面對嚴峻的疫情,大家樂集團速食餐飲業務在梁可婷帶領下,迅速實行了一系列的調節應變措施,將業務重心轉移至外賣自取及外賣速遞服務,並重新設計餐單及加強推廣優惠以適應不斷變化的消費者需求,更開發了電子商貿平台出售季節性產品如盆菜、派對美食等,為速食餐飲業務帶來正面成果。大家樂集團首席執行官羅德承表示,後疫情時代為餐飲業帶來很多機會,集團必需快速應變以迎合市場需求及消費者行為,期望速食餐飲、休閒餐飲及機構飲食在其領導下達致有效整合,並發揮出最大的協同效應,以強大的品牌組合滿足不同顧客群的需要。梁可婷說未來的經營環境雖然仍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但她會和團隊繼續並肩作戰,為集團各業務範疇發掘更多可能性。捷榮:港人對急凍及預製食品需求上升 料首季銷售表現平穩日清去年多賺兩成 獲4370萬「保就業」補助太興去年多賺55% 派末期息6.42仙大家樂餐飲業餐飲股 Read More

大家樂梁可婷明起升職為行政總裁(香港)

March 31st, 2021|

撰文:鄺月婷最後更新日期:2021-03-31 19:02大家樂(0341)宣佈,4月1日起,原行政總裁(速食餐飲)梁可婷將會升職為行政總裁(香港),負責集團在香港的整體業務管理及長遠發展策略,涵蓋速食餐飲、休閒餐飲及機構飲食範疇,並向集團首席執行官羅德承匯報。過去一年面對嚴峻的疫情,大家樂集團速食餐飲業務在梁可婷帶領下,迅速實行了一系列的調節應變措施,將業務重心轉移至外賣自取及外賣速遞服務,並重新設計餐單及加強推廣優惠以適應不斷變化的消費者需求,更開發了電子商貿平台出售季節性產品如盆菜、派對美食等,為速食餐飲業務帶來正面成果。大家樂集團首席執行官羅德承表示,後疫情時代為餐飲業帶來很多機會,集團必需快速應變以迎合市場需求及消費者行為,期望速食餐飲、休閒餐飲及機構飲食在其領導下達致有效整合,並發揮出最大的協同效應,以強大的品牌組合滿足不同顧客群的需要。梁可婷說未來的經營環境雖然仍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但她會和團隊繼續並肩作戰,為集團各業務範疇發掘更多可能性。捷榮:港人對急凍及預製食品需求上升 料首季銷售表現平穩日清去年多賺兩成 獲4370萬「保就業」補助太興去年多賺55% 派末期息6.42仙大家樂餐飲業餐飲股 Read More

星島去年蝕8090萬 末期息派2仙

March 30th, 2021|

撰文:黃捷最後更新日期:2021-03-30 22:06星島(1105)去年全年虧損8,090.9萬元,每股虧損9.2仙,派末期息2仙;2019年同期則蝕2,267.6萬元。期內,收入8.26億元,按年減少34.56%。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 Read More

阿里巴巴:年收入0.3%撥作公益基金 直播營銷助農民接觸消費者

March 30th, 2021|

撰文:鄺月婷最後更新日期:2021-03-30 20:51阿里巴巴集團﹙9988﹚首席市場官董本洪出席貿發局舉辦的MarketingPulse論壇時表示,好的市場營銷能除了可以提供業務表現外,也可為社會帶來正面效益。例如:阿里從2010年起,每年會把年收入的0.3%撥作公益基金;集團的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在疫情期間,集團啟動扶助中小企業特別行動「春雷計劃2020」,幫助中小外貿企業轉型拓展內銷市場。內地網上直播營銷十分盛行,董本洪說網上直播有助改善低收入人士的生活水平,農民可以透過直播接觸到更多消費者,並且使客人認識他們的產品,有助提升產品知名度。同時,海外農民的優質產品也可以打入中國市場,如:「淘寶一姐」薇婭早前就在10分鐘的網上直播中,賣出了1公噸咖啡豆。不少農民會做網上直播,向消費者介紹產品。﹙網上直播截圖﹚同時,集團也相當重視綠色生活概念。董本洪指螞蟻金服自2016年8月就在支付寶上啟動生態保護計劃「螞蟻森林」,若能做到走路工作、線上支付家用水電氣費用等低碳行為,便可以獲得虛擬「綠色點數」,當點數達到若干水平,就可在支付寶上虛擬種樹,相應地螞蟻金服及其合作商將會在甘肅省敦煌種樹,覆蓋更多荒漠沙地。「小小行動能造就到大改變,商家可以互相影響,向社會推廣低碳生活。」螞蟻集團旗下花唄 宣佈推出「興農計劃」阿里巴巴:「淘寶特價版」小程序已提交申請 期待與騰訊合作阿里成立「買買菜」社區團購事業群 靠「推地推」搶市場阿里巴巴網絡直播 Read More

香港航空試用IATA旅行通行證 將邀特選航線乘客參與

March 30th, 2021|

撰文:鄺月婷最後更新日期:2021-03-30 17:00香港航空宣布,將試用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的旅行通行證應用程式「Travel Pass」,該程式可讓旅客更易獲取目的地的入境要求及出發地認可的檢測中心的資料。同時,乘客的檢測結果也會連接至應用程式內的電子護照。在試驗期間,香港航空將與IATA緊密合作,測試旅行通行證的實驗室應用程式(Lab App)部分,特選航線的乘客會獲邀請參與,先下載應用程式並建立電子賬戶,再選擇參與的醫療服務機構進行檢測。實驗室將透過安全加密通道驗証旅客身份,並將測試結果或疫苗接種證明傳送到旅客的流動裝置,再根據全球大部分航空公司和機場都使用的COVID-19健康要求全球登記冊作查核,以確保旅客在收到 「OK to Travel」出發許可訊息之前符合監管要求。香港航空服務部總監Chris Birt認為旅行通行證可讓乘客獲取最新旅行信息、確保符合最新入境要求,以及管理好電子健康證件,航空公司也可以更易地管理可驗證的健康證明。專訪|通關後立即飛日本 又怕機票貴? 港航研機票「斬件」收費專訪|期盼疫苗帶來曙光 香港航空為復飛作準備 出呢招保留人才獨家直擊港航新訓練大樓 空姐機師訓練課程大揭秘!|多圖香港航空香港航空業 Read More

財庫局就公司查冊提新建議 容許公司可拒絕公眾查閱董事資料

March 29th, 2021|

撰文:黃捷最後更新日期:2021-03-29 23:04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與公司註冊處,就公司查冊提出新建議,包括在首階段,容許公司不讓公眾查閱董事通常住址、董事及公司秘書的完整身分識別號碼。第二階段的新安排於2022年10月起推行,由當時起登記的所有公司文件,如載有「受保護資料」,包括有關人士的通常住址及完整身分識別號碼,公司註冊處將不提供有關資料予公眾查閱,並只可由「指明人士」申請查閱,例如資料當事人、公司成員、公職人員或公共機構等。當局計劃於2023年12月,實施第三階段新安排,屆時所有於第二階段實施前,載列於公司註冊處的「受保護資料」,有關人士均可申請不予公眾查閱。當局計劃在今年5月向立法會提交有關附屬法例,並以「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訂立附屬法例。財經事務及庫務局 Read More